两河口:在这里确定了红军北上战略

  两河口:在这里肯定
了赤军北上战略

  7月26日,四川阿坝州小金县,赤军长征两河口会议纪念馆,赤军后人廖家英为记者讲述爷爷廖忠文的故事。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 孔斯琪/摄

  赤军长征途中,中央召开过许多首要的会议,但有两次会议非常首要,一次是确立并坚固毛泽东在党中央和赤军现实主要辅导位置的遵义会议;另外一次,等于肯定
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战略举动方针的“两河口会议”。

  两河口镇在四川省小金县最北端,距县城70多公里,因位于两条河的交汇处而得名。两河口地处交通要道,是小金通往马尔康的必经之地。据传,乾隆发兵金川时曾在此屯兵。昔时赤军两大主力会师后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就在这里的一座关帝庙里召开,史称“两河口会议”。

  党史对此次会议是这样描绘的:1935年6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四川懋功北部的两河口召开会议。会议的召开是为了统一北上树立川陕甘根据地战略方针。会议准确分析了国内政治情势,强调对峙北上和党对赤军的辅导。会议否认了张国焘错误主张,明确提出北上树立陕甘革命根据地。会议经由过程了《关于一、四方面军会集后战略方针的决议》。

  小金县党史与地方志办公室主任王学贵说,两河口会议的中心议题等于决议红一、四方面军会师之后的战略问题。

  1935年6月,中央赤军(会师后改称红一方面军)突破敌军的围追堵截,翻越夹金山,在小金县达维和红四方面军成功
会师。但会师先后,在四方面军工作的张国焘对当时政治情势的意识同中央存在分歧。中央以为两个方面军的会师为开创赤军和革命发展新局面,创造了十分有益
的前提,因而“总的方针应是占领川陕甘三省,树立三省苏维埃政权,目前应当先牟取松潘、平武,消灭胡宗南部”。张国焘则主张南下,向川康发展。

  为统一战略思想,中央政治局决议1935年6月26日在懋功以北的两河口举行会议。会议地点选在了两河口的关帝庙,出席会议的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有: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张闻天、张国焘、王稼祥、博古、刘少奇、凯丰、邓发,和
刘伯承、彭德怀、聂荣臻、林彪、林伯渠、李富春共16人。

  1935年6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发出的《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师后战略方针的决议》,否认了张国焘的错误主张,指出:“在一、四方面军会集后,我们的战略方针是集中主力向北防御,在运动战中大批消灭敌人,首先失掉甘肃南部,以创造川陕甘苏区根据地,使中国苏维埃运动放在更坚固更宽大的基础上,以争取中国东南各省以至全中国的成功
。”

  王学贵说,川东南多为雪山草地,人口少、粮食缺乏、地理环境相对恶劣,受种种因素局限,树立根据地并不合适
,因而寻找一个更坚固、更宽大的根据地,也成为会议的核心。“两河口会议确立的北上树立以甘南为中心的川陕甘苏区根据地的战略,为一、四方面军配合北上,深化发展革命运动,指明了前进方面。因而,两河口会议意义重大。”

  1936年6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又在两河口召开常委会议。同日,中央军委制定、下达了以“牟取甘南,赤化川陕甘”为倾向的《松潘战役计划》,将一、四方面军分编为左、中、右三路,别离北进。

  本报四川小金县7月31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董碧水 朱洪园 起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

  上市公司半年报进入表露
季,各家公司本年上半年的经营情况,天然是备受投资者存眷,而除相关的财务数据,重点机构的收支动作,其实也是投资者不能疏忽的细节。   比如社保、保险、QFII等机构的动向,一直以来都是市场热议的话题,虽然目前半年报尚未表露
完毕,但这些机构的部分持仓已经浮出水面,而且颇有看点。   社保:三个组合持有涪陵榨菜   遏制7月30日,数据显示,已有社保基金理事会和
17个社保组合现身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其中全国社保基金406组合,持有海大集团、涪陵榨菜、宏发..

   A股市场里流行一句话:五穷六绝七翻身。从主要指数表现来看,7月里,除上证综指微跌1.56%外,深证成指和创业板指别离上涨了1.62%和3.9%。虽然主要指数表现平平,但是其中也不乏亮眼的高光时辰。例如,科创板22日开市一天就造就125位亿万富豪,普通投资者经由过程基金参与科创板最高一天赚得9.45%。时值月末,清点7月基金投资关键词,看这些翻身“基”会你抓住了吗?   主动管理:本月最高赚得13.16%   想要赚得高收益就必须在投资上花心思。作为金融强国的首要战略部署,科创板躲藏着伟大的机会,而作为普通投资..

  30年来头一次演电视剧因“老成”引争议,新京报专访制片人回应质疑  《宸汐缘》张震演的不是古偶,是沧桑  剧中大片桃花,被指类似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由张震、倪妮主演的电视剧《宸汐缘》正在爱奇艺独播。“张震造型老成”、“倪妮不合适
少女”、“年老漂亮是古偶第一生产力”等质疑声层出不穷。直到如今播出过半,剧情和演技逐渐掩盖了对造型的存眷,该剧网络评分才开始攀升至7分。   对此,该剧制片人江陆艳、苏里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坦言,这部剧的定位并不是
“时装偶像剧”,也不只面向于年老观众,而是一部合家欢的爱情故事,“我们没有选择鲜肉、..

  •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dscottco.com